开云捕鱼

    新闻 > 全部 > “我想成为抑郁症患者黑暗里的一道光” ——早稻田大学文学部合格者袁同学采访
“我想成为抑郁症患者黑暗里的一道光” ——早稻田大学文学部合格者袁同学采访
2021-06-05


袁同学profile

来日时间:2019.4

报塾时间:2019.4

合格院校:早稻田大学文学部心理学コース


袁同学在访谈一开始就告诉笔者,他的整个考学之旅只报考了早大文学部心理学专业和文化构想学的现代人类论系。

在许多一出愿动辄报考十余个学校的同学中,袁同学显得独树一帜。而这份独特的报考经历背后,实则隐藏着一个故事……



01


学习心理学的契机是想拯救好友

且听袁同学娓娓道来——

“我学心理学是因为曾经身边有朋友得抑郁症,也一点点看到了现代社会人面临的各种心理问题,所以想要做咨询师去帮助别人。

“我个人觉得,现在国内,乃至于世界对于抑郁症的有一个很严重的误解,就是觉得抑郁症只是一种情绪,只需要调整情绪就行了。但是,其实它是带有生理病变的。很多时候患者并不是不想高兴起来,而是因为生理的病变而高兴不起来。

*图片来源于网络

“我之前有个好友就是这样的。她高中和我去了不同的学校,当时因为一些人际关系的原因有一些轻微抑郁吧,上课总是打不起精神,成绩也受了影响。当时她给她妈妈说她觉得自己可能有点轻度抑郁,想要去看医生。她妈妈是一个很传统的中国式家长,对于心理疾病这方面了解甚少,一下子觉得这是一件很不光彩的事情,严厉斥责她以后还不准她去医院,觉得这就是个人情绪的问题,只要高兴起来就行了。

“乃至后面越来越严重,她自己跑去医院就医,不过因为她妈妈和周围人都对她这个不太理解导致病情也越来越不太乐观,甚至她的班主任在班上以她得抑郁症公开嘲讽唏嘘。真的是度过了一段很难的时期,我因为也不在她身边没法安慰她,也很着急。不过所幸后来她妈妈终于理解了她的情况,慢慢到现在情况已经好转了。

“许多人总觉得抑郁症是‘意志力不强’的人才会得的病这样。但其实并不是,它甚至和感冒等传染病不太一样,和一个人的意志力强弱也无关。它更像是随机选中了不幸的人而已。

*图片来源于网络

因此,有过这一段经历的袁同学决定报考心理学专业,他说,也许这样就能为别人做些什么。

“一方面是可以做咨询师,虽然我不能帮助他们杜绝伤害的源头,但我可以为他们的人生能够继续前进而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事。另一方面是可以学一些理论的知识,把这些知识传达给别人,以来从根本上减少伤害的根源吧。”

此外,袁同学也不仅仅是将着眼点放在抑郁症方面,面对现代社会中出现的种种问题与漏洞,他都显示出强烈的关心。

“比如说社会上一些与家庭、青少年,以及两性相关的问题。我今后也有意想要做两性平权和性少数群体的维权。”



02


 跨越考学,拥抱早大

对于选择日本留学这件事,袁同学表示,这是人生中一个非常正确且成功的决定。

日本考学体制非常好,能够让自己脑内有一个更好的人生规划。像在国内的话,高考是以分数定专业,而来日本是定好自己想学的东西以后努力去达到分数,我觉得两种不同的方式对于一个人的未来规划影响是很大的。比如我的高中同学就高考完以后才迷迷糊糊去参加各种专业选择的培训说明,我觉得这种状态对我来说挺可怕的。”

对于有明确目标的袁同学而言,他的考学之路计划清晰,稳扎稳打。笔者认为,这样的状态对于他最终考上早大功不可没。

不过,即使是天性乐观又目标准确的袁同学,也不可避免地在考学之路上碰了些小钉子。

“我一开始就决定只考早大,所以很早就开始做准备了。但最开始初来乍到没弄清楚,还是遇到了一点小事故,没报上6月的EJU。这里非常感谢名校志向塾和我交接的束老师,告诉我可以用N1出愿,然后还各种安慰我(笑)……

“还有我的班主任李老师,在交材料的时候,我这个新人小白问了他特别多的事情,他都给我一一解答了。后期李老师还帮助我修改志望理由书,指导面试什么的。因为大家都知道早大比起书面成绩更看重后期校内考,所以我能合格早大真的非常感谢各位老师的辅导。

*名校志向塾 ·小教室

最后,被问到合格早大之后的心情如何,袁同学笑了笑:

“真的就是心里有底了,其实后来有想过要不要冲刺一下东大。但是,收到早大合格通知以后也看了早大很多的资料,发现其实自己更适合在早大吧。比如早大有一个GS center(性别维权中心),专门是学生做志愿者去支持性别平权和性少数群体的。我就觉得早大其实是一个更开放的大学吧,毕竟是私立,也许在这里我能够有更多的机会去直接的帮助别人。”

或许对于袁同学而言,最有成就感的瞬间莫过于距离理想中的自己又近了一步吧。


03


想对留学生抑郁群体说的话

留学生群体是一个抑郁症高发的敏感人群。他们中许多人尚未成年,孤身在海外居住生活,许多时候无法及时调节疏导自己的情绪,身边也缺少可以陪伴的家人朋友。

在这里,袁同学特别提出,想对留学生抑郁群体说一些话。因此笔者决定将采访录音化作文字,一字不漏地呈现出来:

“我曾经一直觉得安慰抑郁症患者时,该鼓励他们去发现生活中的美好,陪他们一起度过痛苦的时期……但当我真正的和患抑郁症的朋友来往以后我才发现,其实我错了。这种想法真的带有种事不关己的傲慢。抑郁症患者并不是没有发现生活中的美好,他们渴望快乐。但发病时的痛苦,却是如此猛烈,足以摧毁一个人。没有体验过这种痛苦的人,压根没有资格轻飘飘的说一句什么“分担痛苦”的话。

*图片来源于网络

“死亡,在这个时候成为了一种解脱。我也是第一次在和得抑郁症的朋友来往时意识到了一件事,那就是,劝发病的抑郁症患者不要自杀,也是一件很残忍的事情。我经常会设想,假如我的家人身患癌症,饱受病魔折磨,在病床上抱着我的手失声痛哭,说想要安乐死,我会怎么做?继续坚持治疗吗?可是,他如此痛不欲生,一心求死,我让他继续接受治疗,难道不等于让他继续受苦吗?可如果放弃了痊愈的希望,让他离开自己,我难道舍得吗?

“对抑郁症患者来说,他们面临着相似的痛苦选择。死,对他们来说,是让他们得以从时不时袭来的猛烈的痛苦中解脱的途径。可死,对他们身边的朋友和家人来说又是痛苦的。让自己受苦,或让身边的人为自己的死而受苦,这是他们面临的抉择。

*图片来源于网络

“作为一个旁观者,我也许不能评判他们做出的选择。但和癌症不同,抑郁症并不是一定致死的。我相信每一个努力忍耐着发病时的痛苦,而选择继续向前走的抑郁症的朋友们,他们是宁愿自己痛苦,也想要自己的人生多一些快乐的,所以他们才一直坚持到了今天。我想我能做的,就是在他们快要坚持不下去时,帮他们一把。或者,说的自私一点,我不愿意承受失去他们的这份痛苦,所以我硬拽着他们,也要拉着他们一起向前走。陪伴着他们共进,这也许是我唯一能做的事情。”

(名校志向塾 すずり)

开云手机版 kaiyun体育官方网 开云真人 开云注册 开云捕鱼 开云游戏 开云电子 开云电子 开云足球 开云官方app 开云游戏 开云电子